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伟光的博客

《雕塑》杂志执行总编 宋伟光

 
 
 

日志

 
 
关于我
伟光  

《雕塑》杂志执行总编 宋伟光

宋伟光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中国《雕塑》杂志执行总编 、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专家、 中国雕塑论坛策划者之一 、美术评论家。曾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从事图像复原工作 得到沈从文先生的教导, 师从王垿先生 。著作有《迟读集》《宋词无名氏作品研究》等。 撰写的美术理论及评论、对话等发表在《美术观察》《美术》《雕塑》《中国美术馆》《学院雕塑》《中国美术大事记》《文心雕龙》学会《美术报》《中国文物报》《中国文化报》等多种期刊上。其事迹收入北京大学编纂的《中国当代艺术年鉴》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卢浮宫的巴洛克雕塑  

2013-12-17 12:0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伟光

卢浮宫,这座建于十三世纪的法国王室城堡,珍藏着无数珍宝。如果你要大致浏览下来,可能也需数天时间。就拿着其中的雕塑馆来说吧,若稍微仔细一点地看下去,也得用去一天。所以,我这次选择了巴洛克时代的雕塑馆作为考察的重点,因为我们对西方美术史的这一段,关注不是很充分,今日到此,可聊补缺课。

雕塑馆始于1817年,有27个展厅,收藏的作品达千余件。马利厅、皮热厅等是收藏巴洛克和洛可可雕塑作品的展厅。在皮热厅的中央平台上,陈列的便是来自马赛的著名雕刻家、建筑师皮热的作品。皮热性情独立,长久远离凡尔赛,1670年他从科尔贝尔手里得到订单,创作了《克罗顿的米隆》(1672-1683)和《珀尔修斯和安德洛墨达》(1675-1684)这两件著名的雕塑。米隆是古代奥运会上的摔跤英雄,希腊人将他奉为神明,然而,这位英雄的结局却非常悲惨。有一天,他进入森林,见一楔于裂缝中的木楔,他便轻易地将楔子拔出,但左手却紧紧地卡在了裂缝之中。此刻,狼群来了,米隆空有力气却动弹不了,被狼群所啖。皮热在此作中,为了深化情节的悲剧性和情景对比,对故事稍加改动,把恶狼改为雄狮子。米隆的衣角被树干挂住,身体和右手被狮子咬住,他痛苦异常,青筋暴凸,身体前倾,表达了英雄临难时的强大的力量感,暗示了英雄的悲剧境遇。皮热创作完这两件作品后,赢得了凡尔赛的订单,继之完成了《亚历山大和迪欧热那》(1671-1693)。这是一件壮观的浮雕,本来是要放在大居室中的,作品描绘了亚历山大大帝遇见犬儒派哲学家狄奥根尼时的情形:在众将的簇拥下,亚历山大对狄奥根尼说:“我是亚历山大”。 狄奥根尼说:“我是狄奥根尼”。亚历山大问他是否需要帮助,他说:“需要,请你别站在我和太阳之间”。大吃一惊的亚历山大对众人说:“假如我不是亚历山大,就应该是狄奥根尼”,这件浮雕表现力一个大帝的君子之风。皮热一生都是在为官方的订单而创作,这在今天来看,这位艺术家可真正称得上是位做行活的人了,然而他的活却是以艺术家的心灵完成的,我们今天那些做行活的雕塑家真是应当好好反思。

在皮热中厅台阶之下的“天井”大厅中,陈放着一组青铜雕像,塑造的是四个武士。这四个武士神态惶惑,他们的身体语言里传达出的焦虑与惊恐。在他们的脚下,散放着头盔、盾牌和刀剑之类,这就是马丁·德雅丹的作品《四战俘》。1678年,法荷战争结束,法国击败荷兰、西班牙、罗马及布兰登堡四国同盟。法国元帅弗朗西斯为了标榜战功,建了胜利广场,广场中央立着路易十四的铜像,铜像的四周摆放着的就是这四尊象征战败国的战俘铜像。马丁在创作这组雕像时,挑选了四个战俘为模特,这些战俘之后便被处死了。法国大革命时,路易十四的雕像被推倒并熔炼,而这四战俘的铜像被留存了下来。眼前的这四尊铜像,是活生生的人之定格,他们像被猎获的动物一般是多么的惊恐,之后又被处决,如此残忍,让人感到所谓文明原来是建立于野蛮之上,只不过是在野蛮的身体上扮装上了一件漂亮的外套而已。

在展厅的一处角落,我看到了让·巴蒂斯特·皮加勒的作品《爱的拥抱》,这件大理石雕像创作于1758年,刻画了一位小天使与母亲两两对视,双臂交抱的形象。皮加勒是路易十五时期的最后一位卓有成就的雕塑家,出生于细木工之家,父亲是位皇家细木工师。皮加勒曾师从罗伯尔罗拉和肖像雕刻家鲁莫奥努,皮加勒晚年创作了大量的墓地雕刻,他用八年时间创作完成的《莫尼斯·多·撒库斯元帅墓雕刻》是他最成功的作品。18世纪下半叶,法国的雕塑界异常活跃,洛可可艺术与新古典主义并存,皮加勒的艺术便带有洛可可艺术的优雅,又含有新古典主义追求罗马精神的因素。

在皮加勒作品的旁边,是克路德·米歇尔的浮雕。克路德·米歇尔,人们常称他为“克洛迪翁”(clodion)他是德国巴洛克艺术的杰出雕塑家,多表现动物与人之间的情景,作品以浮雕居多。眼前的这件浮雕描写幼童与野兽之间的嬉戏场面,在此,幼童心怀无忌坦然与野兽共处,而野兽也似乎失去了野性。这种浮雕手法显然与俄罗斯的按比例进行空间压缩,近实远虚的手法不同,是属于法国式的强调物体外轮廓边缘清晰的浮雕雕刻手法。

 克路德·米歇尔很擅长塑造半人半兽的形象,他常常把人塑造成下肢为马的人形动物,这件浮雕中叶有几个孩童的形象也是这样的。人兽合体,在西方是情欲、贪淫、占有、攻击的象征,是基督教文化对世人的告诫,但克路德·米歇尔喜此题材,可能是出于对传说故事的爱好。

随着视线的游走,会感到越来越多的艺术珍品,向你扑来,真正使你目不暇接。看到一尊犹似米卢的维纳斯大理石雕像,驻足细品,方知此作出自雕塑家詹姆斯·普拉迪耶之手。这位先生喜着颇似17世纪的大画家尼古拉斯·普桑的衣饰,金色的卷发上顶着一顶钢丝搭扣的宽沿帽,身穿多种镶花边的衬衫,衬衫之外还罩上一件墨色天鹅绒短衣。这件“维纳斯”据传是他以妻子为模特创作的,他还依次塑造了古希腊诗人萨福等人的肖像,创作了日内瓦的卢梭像和拿破仑墓地的雕像等。

说起来,普拉迪耶的漂亮妻子路易斯·普拉迪耶还是福楼拜的小说《包法利夫人》中的原型之一。路易斯生活放荡、奢侈,滥交男性,她常常被新欢所抛弃,但她却“一如既往”,这必然地使她陷于了不停的痛苦之中。这件维纳斯的形制,很有些古希腊雕像的味道,所不同的是双臂与手的动作与古希腊的典庄有所不同,少了一点神性的静穆,多了一点世俗的柔媚。

接下来你会发现一件大理石雕刻的人头,这好像不是一件艺术品,像是为死者所做的面模。看一下这件作品的标签,方知我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件头像出自一位名叫亨利的雕塑家之手,有关这位雕塑家的情况我所知甚少,仅知道他为巴黎的玛德莲教堂那重达3.2吨的大门上雕刻了《圣经》“十戒”。这座著名的教堂位于巴黎8条主要大道的交汇之处,具有希腊神殿的建筑样式,我几次经过总要停下脚步,端详良久。

卢浮宫的这件藏品是亨利为奥尔良公爵路易·菲利普·约瑟夫之子,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所做的纪念肖像。菲利普是在一次骑马中发生事故而身亡的,这件肖像菲利普安详如生,很有罗马肖像的特点。我们知道罗马人有以石膏或蜡从死者的脸上翻模的习俗,并将之绘彩制成真实感的面具,安放于家中,从死者脸上拓制面具的做法始于古埃及,但这件肖像原本是放在教堂里的。

在展厅的一处,站立着一位双目含闭,头部微倾的女子。她右手裹起衣襟,轻搭于胸前,左手提起长裾,呈悠然入寐之态。这是让·路易斯的作品,塑造的人物仪态优雅,充盈着宗教般的幻想。

让·安托万·乌东是在西方美术史中占有重要位置的雕塑家之一,当我看到他的作品《伯爵纪念碑》时,真正感受到了美术史中所说,乌东有非同寻常挖掘人的精神的视觉表现力。这是件为d’Ennery伯爵所做的大理石纪念碑性质的高浮雕,表现了伯爵的家人在安放伯爵的骨灰时的情景。左首的女人仰望天空,但目光却毫无方向,显现出绝望无助的神情,我判断这位女人应当是伯爵夫人。在墓碑的右边,有一年长的妇人,躬身拥着一个小女孩做祈祷,这位老妇人可能是伯爵的母亲。在整个的富有悲剧氛围的叙事表现中,这个小女孩显得非常可怜,稚嫩的小脸,流露出对亲人近乎懵懂的情感。这件浮雕的构图有一种沉稳的视觉感受,均衡且富有变化,对人物的精神世界刻画入微,能使人感受到宁静的气息里充溢着人生苦短的悲哀。与这件作品并排的还有乌东的肖像作品《伏尔泰》。乌东在18世纪70年代后,主要从事肖像创作,刻画人物内心的能力是在意大利留学时打下的基础,他使石像具有精神生命。乌东为法国启蒙时代的重要人物塑造了一系列肖像,如《卢梭胸像》《莫里哀胸像》《米拉波像》等,而对伏尔泰的塑造却不仅限一件,伏尔泰几乎成为乌东一个长期关注的对象,他在1782年创作的《伏尔泰坐像》,被誉为美术史上最杰出的雕塑之一。这件坐像刻画出了伏尔泰特有的五官表情,他的眼神充满敏锐与狡黠;他的嘴角微微下撇,流露出嘲讽的微笑;更有意思的是伏尔泰这只鹰钩鼻,显现出的是这位思想家灵敏的嗅觉。这嗅觉来自遗传,来自于资产阶级优越的生活环境。这件胸像,作于1778年,是他70年代初的作品,伏尔泰戴着法国路易时代的假发,正在以他的灵敏的嗅觉挑剔着这个世界。

在某一处,又见到克洛迪翁的作品,这是他为孟德斯鸠做的坐像。孟德斯鸠是法国18世纪启蒙时代的大思想家,也是一位系统研究古东方社会与法律文化的学者,是他提出“三权分立”之说,强调法律的功能。法国正因为有了启蒙运动,才为激发法国大革命埋下了种子。克洛迪翁塑造的孟德斯鸠其形象与我查阅的资料所看到的孟德斯鸠的肖象非常接近,他双目安定,高高的鼻梁,使得鼻子显得更长,与薄薄的嘴唇搭配得很是恰切,这种相貌似乎是那个时代思想家的共性。

一只凶猛的狮子正把一位健壮的男子咬翻在地,场面很是血腥。这就是被启蒙主义思想家狄德罗大加赞赏的雕刻家法尔科内完成于1744年的处女作《克罗顿的弥隆》。克罗顿又名克罗托内,位于意大利南部卡拉布里亚区,频临爱奥尼亚海,毕达哥拉斯曾于公元前530年在此建立教团。《克罗顿的弥隆》这个题材也被普热表现过(见前述普热一段),法尔科内在十年里,以同一题材,深入地创作了不同形态的《克罗顿的弥隆》,获得了院士称号,在他的雕塑造型中可以看到他既带有洛可可艺术中的丰富细腻的感性特征,又富含古典艺术典雅的气质。他的艺术受启蒙主义影响,是一位在艺术精神中体现鲜明的现实主义思想的雕塑家。

奥克斯坦·帕茹是一位保持洛可可艺术,开创新古典主义样式的雕塑家,长于小型人物雕刻。他的作品《Pluton encha?nant Cebère》人物的脚下伸出三只狗的脑袋。这可能是描写希腊神话中关于地狱看门犬与大力神赫尔克里斯的故事。在赫西奥德的《神谱》中,地狱看门狗有50个头,雕刻家为了便于表现,便减为3个头。神谱里描写狗嘴滴着毒涎,长着一条蛇尾,头和背上的毛盘缠着毒蛇,它被锁在阿克戎的大门口,阻止亡灵逃出冥国,也不让外界进入冥国,地狱看门狗只有一次被大力神赫尔克里斯捉去,离开过冥国。

帕茹是在罗马开始学习雕塑的,他是勒莫安的弟子,曾为凡尔赛宫歌剧院创作了洛可可风格的装饰性雕刻。1777年,他被任命为王室古物典藏管,他的另一杰作《普赛克的悲哀》就是他在这一时期的重要作品。

帕茹作品的旁边,展陈的是皮耶·朱利安的雕塑《加尼米德给鹰喂花蜜》,这是1778年法兰西绘画雕塑学院的收藏品,有关朱利安的情况我仅知道这一点。这所展厅中还有相当一部分雕塑作品我所知甚少,真是学问如海,自己的所知所见可谓沧海一粟。

在即将走出展厅时,于走廊的转弯处,蓦然发现一件古希腊的浮雕《波尔格赛斗士》,这件作品曾一度被切割成四块放在一所大人物的别墅里,之后重组藏于这里。浮雕中的人物和马匹等似从背景里涌出,物体的边缘轮廓很清晰,从古希腊的浮雕风格来看,法国的浮雕风格应当属于古希腊系统。

当欧洲的艺术摆脱了神学的束缚,便逐渐走向了世俗,走入人间。巴洛克艺术虽服务于宗教,但有相当一部分神话和文学题材,巴洛克艺术之所以如此辉煌,这与17世纪上半叶意大利教皇、国王以及贵族大兴宫室、别墅有关,它由罗马遍及欧洲。巴洛克艺术强调力度与动感,这种新艺术形式的产生必然与时代的思想相联系,17世纪哥贝尼的日心说被普遍接受,这种对于无限空间的追问和对运动的兴趣使人的思想意识产生了一定的变化,也必然地影响到了艺术观念。巴洛克对空间的觉醒使之背离了自古希腊以来稳定、均衡和谐的造型法则,而进入到对于空间的层次和深度的表现之中。因而,在巴洛克和之后的洛可可艺术形式上,就必然地选择了以线条的流动和曲线的婉转这种与思想观相适应的艺术表达方式。

17、18世纪的雕塑艺术应以意大利和法国为最盛。特别是17世纪的法国是强盛的太阳王路易十四时代,这个时代雕塑的买主主要是宫廷,甚至可以夸张地说路易十四的宫苑里置放的雕塑都多于市民。路易十四缔造了西欧的同盟体系,这个同盟体以法国为主轴,形成了西欧的政治地理。这个时代有一显著的特点就是对高雅文化的追捧,这种状况到了18世纪发展成为一种社会行为准则,英国的斯蒂芬·琼斯在所著《剑桥艺术史》中写道:“随着18世纪向前推移,一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优美自然的格调日益被宫廷和贵族所器重,被他们作为社会行为的准则而接受下来。”(见斯蒂芬·琼斯《剑桥艺术史·18世纪艺术》第三页)。这就是发端于路易十四晚期盛行于15世纪的洛可可艺术,它把优美趣味同轻松、明晰、跳动相互配合起来,偏向轻快纤细的曲线装饰。欧洲的贵族受不了古典主义的严肃理性和巴洛克的喧嚣放肆,这种对悦目之美的追求,实际是反映了这个时期懒散的上流社会的无聊,这种风尚发展到了极端,必然导致了社会危机,到了路易十六,法国社会正酝酿着一场革命,在艺术上出现了新古典主义。这是一场艺术运动,起于对巴洛克(Baroque)和洛可可(Rococo)艺术的反动,希望以重振古希腊、古罗马的艺术为信念。

现在,我们把视线从法国转移出来,来看一下,17、18世纪欧洲的几个有代表性国家的雕塑艺术情况。以使我们对法国17、18雕塑艺术的风格有一比较和认识。这个时代的英国雕塑艺术还不发达,从现存的16世纪英国的雕刻作品来看,仅限于一些少量的半身像,且其出处难以考订。之后英国的雕刻主要反映在陵墓雕刻方面。值得一提的是,从英国墓地雕刻家尼古拉·斯通开始出现了较为完整和样式稳定的半身像雕塑。虽然,在公元前6世纪古希腊时期已有了表现宗教人物或神话人物的头像雕塑,之后大约在前4世纪又出现了《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先哲们的大理石雕像,但这些雕像还仅限于对头部的塑造。到了古罗马的罗马共和时代,有了青铜胸像《布鲁图》《凯撒》(前1世纪的作品)。至罗马帝国时代,有青铜胸像《利维亚》(前25年的作品)。青铜胸像《塞韦里斯》(公元193年公元212年),大理石胸像《卡拉卡拉皇帝》(公元212年公元212年),这些胸像的样式还是各不相同。直到17世纪巴洛克艺术的杰出代表贝尼尼才使胸像形成了较为固定的样式,如他创作于《教皇乌尔班八世》《巴格斯》很具代表性。

1720年到1755年,英国的半身雕像有了长足的发展。从17世纪英国内战起,王权得到限制。英国没有经受到政治革命的冲击,社会发展相对稳定,17世纪后期,英国的雕塑艺术在题材上比过去广泛,雕塑家的水平虽比以前有了新的面貌,但尚无形成一种风格,直到1788年皇家美术学院建立,才对英国的雕塑艺术起到促进作用。

而当时的德国正处于社会动荡的状态,17世纪没有出现杰出的雕塑家,到了18世纪出现了拉斐尔·东纳(1693-1741)这位杰出的雕塑家。东纳开拓了雕塑的新材料,这就是对铅的运用,他认为铅这种材料,有凝重内敛的视觉感,适宜对力的表现,其代表作《圣马尔特奴斯像》就是以铅铸造的群像。在环境中铅的冷灰调子,显现出即强烈又微妙的明暗对比,它冷静、理性、概括,更有助于显示这种德国式的强调整体的体量感之空间效果。东纳很具影响力,维也纳美术学院中有不少他的追随者。

18世纪的德国很重视雕塑在公共空间中的位置,还有许多木雕艺术置放在广场和花园之处。这个时期,俄国的雕塑艺术出现转折,它首先是作为建筑装饰而存在和发展的。18世纪俄国有几位雕塑家构成了俄罗斯雕塑艺术的特色,如拉斯特列里(1675-1744)他是位意大利人,他初到俄罗斯时,雕塑风格还是巴洛克式的,后来他更加深入塑造人物的精神,风格开始厚重了起来。在他的《彼得大帝骑马像》《缅希柯夫肖像》可见一斑。

18世纪下半叶,俄罗斯诞生了一位杰出的雕塑家舒宾(1740-1805),他擅长肖像雕塑,具有强烈的现实感,如《巴雷什尼柯夫胸像》《保罗一世像》《伊·奥尔洛夫像》等等。舒宾立足于现实,对于洛可可的华美形式不感兴趣。在这个时代,雕塑家通常是追随法国洛可可风格的,洛可可之后他们继之追求后古典艺术风格,舒宾与之大不相同。

还有一位雕塑家柯兹洛夫斯基(1753-1825)他的作品柔细精美,带有一些浪漫的牧歌情调,同时也有一些古典风格的作品,他善于在古典遗产中发掘诗意形象。他是一位对俄罗斯雕塑艺术影响很大的人物。

18世纪还有一些受聘的外籍雕塑家,如,尼古拉·日莱(1709-1791)他为俄国培养了众多有名的雕塑家,还有法国著名的雕塑家法尔科内也为俄罗斯的雕塑艺术做出了贡献。

自17世纪西班牙的雕塑艺术在意大利和本土木雕传统的血脉中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教堂中的一些“着衣像”饰戴着珠宝,且以玛瑙等镶嵌人物的眼睛,头发、眉毛是用真的毛发制成。

西班牙的雕塑艺术南北方呈不同的面貌,17世纪的北方的格里高利·费尔南斯德(1576-1636)和南方的胡·马尔蒂尼斯·蒙塔涅斯(1568-1649)是具有代表性的雕塑家。费尔南斯德塑造的人物,有一种压抑、悲怆的神态,这是禁欲主义思想在造型艺术中的反映,如他的木雕《死去的基督》就充满了这种色彩。与之相反,南方的木雕艺术禁欲主义色彩较少,这是因为受到了意大利人文主义的影响。蒙塔涅斯的作品《圣母和圣婴》塑造的人物,没有宗教色彩,如同现实中的母亲。

18世纪西班牙著名的雕塑家几乎都到意大利学习过,他们自然接受的是意大利的古典主义和巴洛克艺术以及法国的洛可可艺术,这对于有着深厚传统艺术的西班牙而言,这些艺术家在当时可称为“前卫”了。因此,这一时期的西班牙雕塑打破了传统木雕占绝对优势的局面,呈现出富有活力的艺术状态。

巡礼17、18世纪有代表性国家的雕塑艺术,自然是绕不过意大利的。17世纪的意大利仍然是欧洲艺术的中心,到了18世纪,意大利的艺术衰落了,欧洲的艺术中心开始由意大利转向法国。17世纪的欧洲有一场大规模的宗教改革,这场宗教改革的背景是基于政治上民族主义观念的兴起,要求建立统一的民族国家,打破天主教的控制。经济上:随着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发展,新兴的资产阶级成长起来,要求打破天主教神学的精神束缚,为资本主义发展扫除障碍。文化上:文艺复兴起着一定的推动作用。这场宗教改革运动,使罗马教廷遭受了重大打击,这种境遇,反倒促使罗马教会对艺术的态度产生变化,教皇西科斯特五世把罗马市政做了一次彻底的改造,在兴建的众多的教堂之间,还设计了喷泉。这位教皇礼聘了欧洲著名的建筑家、雕塑家到罗马,来实现他的庞大计划,使得雕刻艺术得以长足的发展。

乔·洛·贝尼尼,就是在这样一个历史时期所产生的巴洛克艺术的杰出人物。他的雕塑极富动感节奏,有着戏剧性的情节,善于运用物体结构的凹凸关系,增强物体的光影效果和动的感染力,他认为自己的作品,是将米开朗基罗的造型风格和提香的绘画风格结合为一的艺术。他的顶峰之作《圣特雷莎祭坛》就是精美、运动、节奏、技巧的完美统一。是贝尼尼确立了巴洛克风格,及而影响了整个欧洲。

走出雕塑馆,一道道长廊中尽列艺术精品,古希腊的、中世纪的、文艺复兴的等等,使人感到永无尽头。不知走到什么位置,欧洲新古典主义的早期代表,意大利的卡诺瓦之《丘比特和普赛琪》显于眼前,品味出一点与巴洛克艺术样式的不同。

 

卢浮宫的巴洛克雕塑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卢浮宫的巴洛克雕塑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卢浮宫的巴洛克雕塑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卢浮宫的巴洛克雕塑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卢浮宫的巴洛克雕塑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卢浮宫的巴洛克雕塑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卢浮宫的巴洛克雕塑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卢浮宫的巴洛克雕塑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卢浮宫的巴洛克雕塑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卢浮宫的巴洛克雕塑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卢浮宫的巴洛克雕塑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卢浮宫的巴洛克雕塑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卢浮宫的巴洛克雕塑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卢浮宫的巴洛克雕塑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卢浮宫的巴洛克雕塑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卢浮宫的巴洛克雕塑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