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伟光的博客

《雕塑》杂志执行总编 宋伟光

 
 
 

日志

 
 
关于我
伟光  

《雕塑》杂志执行总编 宋伟光

宋伟光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中国《雕塑》杂志执行总编 、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专家、 中国雕塑论坛策划者之一 、美术评论家。曾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从事图像复原工作 得到沈从文先生的教导, 师从王垿先生 。著作有《迟读集》《宋词无名氏作品研究》等。 撰写的美术理论及评论、对话等发表在《美术观察》《美术》《雕塑》《中国美术馆》《学院雕塑》《中国美术大事记》《文心雕龙》学会《美术报》《中国文物报》《中国文化报》等多种期刊上。其事迹收入北京大学编纂的《中国当代艺术年鉴》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又至惠安  

2013-03-14 23:28: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伟光
       因工作关系每年至少要来惠安一次,今年仲秋之后又至此地。说实在的由于来得次数较多,这里的人文风土也了解了不少,所以,又踏此土也无甚新鲜感了。
       我的老友李君保旗的公子涵阳从英国回来,几次都想见我都因机缘不合未得一见。恰巧这次保旗和公子去莆田本来正欲打道回府,却得知我在惠安因而便特意改变行程仆仆而至。涵阳一眼便把灯光下的我认了出来,如果不是“对号入座”面前的这位男士我险些有些认不出了。吃罢饭已近午夜,回到酒店聊到人静更深,涵阳向我呈上在英国课余时间所习之小楷,所习楷书的规矩间架之中显其家学笃深,令余佩服。涵阳在英专攻数学一科,对于这等学问我是无发言权的,所幸我可以东谈西扯,大谈了一通把灵性导入逻辑之类的谬言误语。言毕,涵阳却说甚有启悟,听到他言辞真切我自然是颇感快慰了。
        知保旗君善诗,这次又读他的新作更觉其诗思绪深缜时有奇句,甚好!还有他用书箋写的小楷家书也颇有些文人字的味道。
次日,陪他俩去施琅将军墓。这施琅之墓也无甚景致,只是墓地两旁的御赐石像生尚存一些古意,其中有尊石虎样子颇像如今的卡通猫,煞是可爱。
       路遇两起送殡的队伍,前队是穿着孝袍的“孝子们”,中队是抬着纸人纸马的“至爱亲朋”,紧接着的当然便是灵柩了。而后队则是打洋鼓吹洋号的仪仗队,尾随其后的竟是花鼓之队,末尾只见鞭炮齐鸣,只差彩旗飞舞了。这只送殡的队伍浩浩荡荡五颜六色,好不热闹!看不出是在发丧倒像是在办喜事,如此建构很是有些后现代的“格局”。
       下榻于一处数星级大酒店,住的是单人间,条件还算不错,进入房内只听得窗外大风呼啸,自窗望去只见大风起树、飞沙走石,刚才还艳艳骄阳怎地顷刻就变得如此狂怒?一会儿我到了室外依然见艳阳高照,微风不起。然而回到房内还是风呼山摇,如此几番下去不由地心生纳闷,正寻思间脚步不觉到了窗前,再依窗勘探,哦!原来这处北向的房间位于拐角处,且楼角的东向靠近宾馆的地方立着一根高危的灯杆,因而也自然招得一些风来。可是即便如此也不至于风啸不止,还是不能自圆其说。
这处客房的玻璃窗靠近窗台处镶有两块磨砂玻璃,阻碍着室内的光线,这种装修实属怪异,难道它要阻挡着户外的什么?我忽地感到个中恐有什么奥秘,因而不由地贴窗跷足直探了下去,啊!原来我的窗下竟是一片坟地。
入夜,四野大黑,风啸更迫,直击得帷幄颤抖,瑟瑟入骨。夜深灯静,听得风呼如噑,时又转泣,似遇冤鬼。燃光续读,灯昏如寐,恍入聊斋------
  评论这张
 
阅读(5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