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伟光的博客

《雕塑》杂志执行总编 宋伟光

 
 
 

日志

 
 
关于我
伟光  

《雕塑》杂志执行总编 宋伟光

宋伟光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中国《雕塑》杂志执行总编 、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专家、 中国雕塑论坛策划者之一 、美术评论家。曾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从事图像复原工作 得到沈从文先生的教导, 师从王垿先生 。著作有《迟读集》《宋词无名氏作品研究》等。 撰写的美术理论及评论、对话等发表在《美术观察》《美术》《雕塑》《中国美术馆》《学院雕塑》《中国美术大事记》《文心雕龙》学会《美术报》《中国文物报》《中国文化报》等多种期刊上。其事迹收入北京大学编纂的《中国当代艺术年鉴》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瑶寨  

2013-05-03 13:29: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伟光

        从广州去连南县车行近4小时,将近瑶族山寨时,也渐显现出了喀斯特地貌特有的景致。远处的山色不必说,仅是冬日衰草丛中隐藏着的一簇簇焦黑色的石头,便足以体现出这种地貌的特点。这种石头顽硬无比,却形态多姿,有点太湖石的味道。
        山路上行走着零零星星的,身穿破陋衣服的矮小瑶民,圆圆的脸、短短的腿,面部挂着麻木的神情。若不是他们头上裹扎的红头巾,透露出来的一点微弱的少数民族信息,还真分辨不出他们与其他当地人种有什么区别。

瑶寨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可怜巴巴
        几处临街房屋的墙上写着“严禁丢弃女婴”赫然的红漆大字分外醒目,看来此地尚存南蛮野习。
        上得山,来到瑶家山寨,此时山风正急,虽身处南国,然而还是禁不住冷湿透背。山寨依山起势,穿过一处乱石叠压而成的拱形山门,也就等于把我分割到了老寨深内的空间。这里屋角起翘,既不像安徽的马头墙,也非闽南的曲梁,按形制而言绝非所称的千年古寨,最多也就是清代中叶的东西。回首下望,山脚下的簇簇小屋又很像湖南地区的黄土坯体的民居,因为这里已接近湖南了。
       寨子里有一座碉楼,是用青砖砌成的三层独楼,小小的半圆拱窗,厚厚的墙体,煞是敦厚。这是寨子里眺望军情的“军事”设施,现在已成为一家小商店了,也无非是卖一些当地的山货和批发来的旅游小商品之类。

瑶寨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这里的民众虽尚存由于种族、地域关系所带来的原生态的基因,然而不可避免地也在商品社会的感染中操起了小本生意,就像这里随处可见的风干鸡、腊肠等,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瑶民自家所制,正欲购买,多亏有人提醒,才知是批发而来,真使我有点恍然大悟了。

瑶寨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临风

 
       攀行在石板阶梯上,微微有些喘息,浑身有点热燥,摘下帽子正散汗热,一位小女孩见状,便操着广东味的普通话说道:“先生买鸡蛋吗?”其纯真的眼睛真是可爱,但我却不明白,我手执帽子之态,是如何地误发出了购物的信号?
       寨子里的一排排老屋,黑压压地向山上延伸,勾起人们探个究竟的冲动。转过碉楼,进入一条窄窄的小巷子里,小巷的尽头显现出一丝光明,显然这里有一条可以转弯的通道。走到巷口,凸见一个指针形的路示,上写:“石棺墓”,啊!这实在是探幽寻秘的收获啊。顺着路标的指引,忽东忽西地寻觅着古墓,当走到一处路口时,路标竟消失了。

瑶寨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瑶寨

 

瑶寨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通向石棺墓的小巷


       此刻大野静寂,但见远山如梦,近树苍戚,旧屋老瓦,残剩寒梁。土坡浅深,衰草蓬岗,凄神寒骨,憔怆幽邃。正彷徨间,见一黑乌自天边嘎嘎而鸣,俯身旋驰,似有断风骤停之寒气。咚------咚-----咚,阵阵悠缓的鼓声从荒草蔓生的土中传出,望去,见一老翁手拍瑶鼓,干核桃般的脸上挤满了岁月的愁痕,他不时地向四周张望,希冀有人来光顾他脚前的两只小口袋,这口袋里装着肥胖的红薯和干瘪的山菜。回望中又闻鼓响,带有降调的悠悠尾音回荡于山野断岗之中,传播着难言的凄美。顺着凄漫的鼓声深行于乱岗之间,忽遇一妇人,问墓地何在?她以手指地,原来此墓就在脚下。

瑶寨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瑶鼓声漫

瑶寨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不再遥远 

 

 

 

 

 

瑶寨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许鸿飞的胖女人

 
       这是一处极度残破的墓地,用长方石材围成的圆形祭台上有一物凸立,其形状似一男根,无疑这是男性生殖崇拜的象征。这种墓葬的形制颇为原始,带有远古大石崇拜的遗迹,可以看出这里肯定埋葬着一位当地尊贵的男性。在男根崇拜物之左右两侧有两具石棺,已空空如也,在石棺的前挡石上,隐约发现其上雕刻着图案,由于残毁实难辨识,模模糊糊地看出似有几分楚地纹样的样式。墓地有一面乱插石墙,上嵌一则当代人写的碑记,从文中知晓,此为瑶王之墓,是南岗排瑶特有的葬礼,至今尚未发现在连南其他瑶排中有同类的石棺墓。

瑶寨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楚地纹样的浅浮雕

 

瑶寨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楚地纹样的浅浮雕

 

 

 

瑶寨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性崇拜遗存

 

瑶寨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瑶王之墓

 
       这里的石棺墓是末代瑶王自备的石棺,新中国成立之后,瑶王为示进步放弃此殊享,而眼前的如此破败,则是因文革时期被红卫兵砸毁所致。
        穿过一条挂满腊鸭、腊肠的小路,一缕袅袅青烟伴着焚燃的香火缓缓飘来。循风望去,石阶之上有一土庙唤作“南岗庙”,说是庙,其实就是一处无门窗的木构大舍檐,内供着瑶王夫妇。至近,一群卖香烛的村民纷纷围了上来,竭力兜售囊中之物,纠缠不休,令人生厌。目前这所瑶寨已几乎无人居住,据说正忙着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次日,又去了另外一处瑶寨,远远望去梯田之上趴着一排排的破屋,黑褐的屋顶弥漫着一股灰黑之气。
来到寨口,见散闲地坐在一堆圆木上的,手拿长杆烟袋的老年瑶民,在吸吮着烟嘴,老口之内慢慢地吐出一股股淡淡的烟雾,但却嗅不到一点点烟叶的香味,原来他们是在吸食当地的一种不知名的植物。

瑶寨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瑶族老汉 

 

瑶寨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瑶寨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这里的建筑所用的材料就地取材,有黄土制成的的土砖和圆木、板材之类,房屋是在木柱底架上,建筑着高出地面的干栏式建筑。这种建筑方式在我国西南乃至东南亚地区广为采用,是为了应对这里多雨和潮湿的气候,考古学和民族学中所称的栅居以及日本的高床居亦属此类。这种建筑往往是人畜上下共居,所产生的粪便无所顾忌地流淌于阴沟中,若到三伏大署,必定恶气弥天。
       游走于乱石板叠成的梯道上,岁月寒暑使这里的土墙、木柱、门板、石路洗刷出了苍老的肌理,这种肌理构成的形态,若提炼成线条,一定是一幅幅精美的白描,行走于其间恍如走进贺友直先生所绘的连环画中了。路过一处用水泥板铺成的小小的“过街桥”,在桥的挡墙上用砖砌成了一处凹方型的平面,上面刻着小学生的手迹,从字的刻痕上判断,这显然是趁着水泥尚未干透之时划刻的。这是记录建此桥的“捐建芳名”,上面刻着“县扶贫办1000元”“唐罗古八斤二爷100元”“唐民义老师100元”“唐区长吊爷50元”“唐批背50元”等等,散发出一点尚未开化的质朴。

瑶寨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捐建芳名


        出得寨子正值中午,正是寨民午炊之时,此刻,烟岚丛起,恰切地浑融于这一片片灰黑之气当中。


 

  评论这张
 
阅读(64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