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伟光的博客

《雕塑》杂志执行总编 宋伟光

 
 
 

日志

 
 
关于我
伟光  

《雕塑》杂志执行总编 宋伟光

宋伟光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中国《雕塑》杂志执行总编 、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专家、 中国雕塑论坛策划者之一 、美术评论家。曾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从事图像复原工作 得到沈从文先生的教导, 师从王垿先生 。著作有《迟读集》《宋词无名氏作品研究》等。 撰写的美术理论及评论、对话等发表在《美术观察》《美术》《雕塑》《中国美术馆》《学院雕塑》《中国美术大事记》《文心雕龙》学会《美术报》《中国文物报》《中国文化报》等多种期刊上。其事迹收入北京大学编纂的《中国当代艺术年鉴》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2014-07-23 09:25: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伟光

晨醒,清风拂面,虽大阳高照,却不觉一丝炙烤。今天要去康县历史上八个县城之一的岸门口,探访一处藏于山中的老宅——朱家大院。

康县建制之初的县治在白马关。此地,虽处要津,控厄蜀口,但位置偏北,不便于控辖康中、康南。而岸口背依大山,河水萦绕,资源充实,商旅繁盛。民国三十三年五月,县政府迁至岸门口,时国民甘肃省政府主席姓谷,名正伦,字紀常,因之,遂将岸门口命之为“纪常”,县治地名为纪常镇。

去朱家大院,必经此地,行至此,不免要近前寻故觅旧一番。来到一处挂着“中共康南林业总厂清河林场委员会”和“陇南市康南林业总场清河林场”两块牌子的大院门口,这就是民国县衙之所在。这是一个挺大的院子,树木很多,进一小院,见一处歇山式平方,这便是县衙的办公之处。这所平方,墙壁较厚,双层窗,很是敦厚,院子右边一处长排平方,也是如此,它原本连接着大门对面的大礼堂,一同构成了县衙的办公区域。如今,这所院落早已杂草丛生,欲埋人半,荒颓不堪。这般情形,倒是很适合拍些鬼片什么的,必定很有气氛,逗留了一会,还得去寻那朱家大院。

穿过一条小巷,迎面扑来的是一股玉米地的绿色气息。走在石板小路上,一会儿便见远山之下,茂郁的树林中,似有人烟。再往前,忽地一条大河横绝去路。顺河望去,见对岸黑瓦隐现,老树缠横,至此,方晓要到这朱家大院,必须淌过这条河。此境况真有点“文官到此下轿,武官到此下马”的味道。

这条河,水面较宽,水流缓急不均,看似不深,但深处也得有半人之高。脱去双履、挽起裤脚,足涉水中,只觉得一股凉气直上脉窍。脚踏顽冥的鹅卵石,上摇下晃真正体验到了“摸着石头过河”的滋味。这个“摸”不是用手,而是以足试探,过河时,决不能眼盯脚下的湍急水流,而是应目视前方,这样才能站得住、立得稳。呵呵!这哪是在过河,分明是在体会人生哲理呀!

淌过河,艰行在沟坎之间。跳上一处土台,眼前顿时一亮,清冽的山泉正随山势缠绵,水流顺畅时,其势也缓,遇石相阻时,顿起白流飞击,好不畅快!沿水寻路,渐入古村,山水叠抱间,显一土路,那将要谋面的老宅,就藏于这土路的凹处。这里的古老俯取皆是,在乱叉石砌成的墙缝中,这种感觉是以生命的方式呈现的。这就是墙缝中沉积着的远古信息——苔藓,它出现在泥盆纪中期,能分泌出一种液体,可以缓慢地溶解岩石之表,加速岩石的风化,促成土壤的形成。这处角落里,苔藓镶满石缝,它们苍翠的生命仿佛是这冷硬石头的克星。渗积于石墙下的碧泉,湛然清澈,捧泉而汲,其爽入骨。

在当地教师朱彦旭先生的导引下,来到了这朱家沟的朱家大院。这朱家大院,从外部看,实在是极普通不过了,然而,当站在石砌台阶向上一望,见大门两侧,对称地高起两堵呈八字形的山墙,这才感觉到是有些气派。迈进门槛,进入内院,见这所院子虽不甚大,但却挺规整。隔扇门窗的木作依然新整,其工艺与谈家大院相类,看样子也是出自四川工匠之手,不同的是木雕的图案均以勾曲纹组合。这勾曲纹实乃凤鸟之形态变化,这种纹样的出处,当见于战国时期出土的玉器,还有错金器,这一点似乎传达出一丝楚文化的信息。

这些门窗的勾曲纹布局分割均等,在镂空纹饰的中心,烘托着一个个的圆形或长方形。雕刻着纹饰的装饰板,似乎是借鉴绘画之镜心装裱,或瓷器装饰中的开光设计方式。从木雕的装饰风格和做工以及与整个建筑的关系上判断,此宅院应为乾隆之后清中叶的样式。正当我在向同来的几位朋友,说出我的判断理由之时,没想到,被留守在这古宅偏房里的一位老翁听到,他欣然地赞许我的判断,并用拐杖指向隐藏在墙角处的一块石板,示意让我去看一下。当掀开石板的遮盖,刻有浅浮雕的画像石顿现眼前,在浮雕的上方阴刻有“道光二十八年-------立”。这是一块建宅基碑,这一基碑,证明了我的判断。说实在的,这处古宅,没有太多值得深究的东西,倒是此地的山野风光,拂动起我深入山中的林泉之志。

迈出大院,又听山泉,循声再望,见远山拥翠,近路迷踪。正迟疑间,闻说前有瀑布,于是,涉草越深,入雾迷津。山路委屈,周折而上,溪涧迂遮,山阻水远。俯而察之,见明漪绝底,诱人神骨,索性,跳将下去,虽身陷水中,却赫然大喜。踏石潦水,深入浅出,白石映水波莹透,水花起玉珠碎琼。山水湍转,一束粉艳山花顺水漂流,浮萍无根,与水随波。水稍缓,白鹅双双泉中交颈,团旋相戏,只引得涟漪翩翩,渐次消散。好一处入诗的画卷,处处看得皆入味,正所谓落花流水皆文章是也!

再前,乱石丛聚,水流忽激。俄顷,悬泉大起,跌宕奔泻。端视良久,如醒梦中。叹曰:此山野僻壤,竟有如此好去处,锦绣大地,何处不秀?然,不能久居,虽水流常新,却时光瞬逝,流水今日,明月前身。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陇上江南之十                 岸门幽谷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